千岁骨

点开※
信白信无差,专们吃他们的号
水货画手,脾气不太好,见谅。
我很清水的
熟悉我的朋友请屏蔽我
顺便什么,不要因为我发文就轻易关注我,我是个画手啊。

【信白】两杯酒(半人半鬼信×剑客白)


私设如山
ooc可能会有
正剧清水
肉什么的会有,不过会和正文无关。
试水,有人看更系列

第一章 窗外的男人

“夫子……外面那个红色头发的公子好可怜啊,能让他进来避雨吗?”
这已经是李白上课第四次用同样的理由打断夫子讲课了。
坐在书斋最前头头发花白胡子溜儿长的夫子又被打断了思绪,许是年纪大了,脑子里是全然忘光刚刚讲了什么,只觉得怒火中烧,终于忍不了这个有着翠绿色眼眸的异域小娃娃了,从蒲团上跳起来,皱着一张老脸指着李白的鼻子破口大骂:“异域来的蛮夷玩意儿,果然不懂礼数,哪里来的什么红发公子?怕就是你想戏弄老夫!”
听着夫子对李白的训斥,满座的小孩儿哄堂大笑起来,有些心眼儿稍坏的,还在一旁起哄起来:“怕不是看见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吧!脏东西!”
“就是!异域人身上流着的血,就是脏啊。”
“是啊是啊……”
李白终究是个孩子,听见人说他脏,自是忍不住心中不忿,大声反骂:“好像你们又尊贵到哪儿去!真要说高人一等,有本事各个去长安城里去当官儿啊?”
这下子小孩们明白过度了,熄了声,夫子却被李白一下子戳中了痛脚,他本是进士出身,就因为殿试过于紧张导致磕巴没过,才来了这小地方做夫子,听了李白这话,只觉得这蛮夷小孩是在指桑骂槐,一口气都差点提不上来,拿戒尺狠狠地敲了下桌案,朝李白骂到:“好你个王八犊子!不是说雨里有人?老夫就让你出去找!找不到那个人,就别回来好了!”
李白一愣,明白夫子是想罚他出去淋雨,可自己觉得自己并没有什么错,心下委屈,又看看窗外,那红发男子仍在雨中蹲着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,李白咬咬牙,索性心一横,对夫子小声称是,然后甩袖就跑了出去。
反正找到红发男子就可以回书斋里儿了……就算夫子耍赖不让他进去,也有人陪他一起说说话啊!
夫子见李白自觉出去了,冷哼一声,也不多做他举,继续就着书本讲了起来。

评论(6)

热度(28)